Never Expect

后来你走了,可是我还是睡不着。
我原来对你说:我没有期待,我想这句话是真的。她告诉我,她从前不觉得寂寞,但是现在会寂寞了。那时我好想能拥抱她,因为我们每个人都一样。
心里装的东西越多也就越寂寞。可你是因为装得太多而寂寞,还是因为一直不敢把喜欢的东西装进去才寂寞呢?

我们认识很久了吧,对吧。
但更多时候我觉得我一点都不像是认识你,因为我们之间没有借条,没有收据,没有讨债,没有欠款,我想我们是不是每一次都在仔细算着谁欠了谁多少,然后划分得这样干净利落,没有改变的余地。但其实我也为这样的情形感到安心。

我说过,我没有期待。因为不期待,得到的就都是惊喜。我直到现在还这样想。
我无法判断你心里的公平,我已经不是过去的那个我啦,我们相遇的时候我就已经不是过去的那个我啦,因为我长大了,但是我却一点都没有长大。有人说早熟的孩子都晚熟,我们都是这样的吧,都认为自己做得很好了,但是却不知道有些时候,我们还是那么傻。

只是我真的没有期待,一点也没有。
也许你会说,这样很好,虽然我也这样认为,但似乎总有一个声音说,这样不好。
我突然想起了那首很难懂的歌,后来我听懂了,为什么有那样的一句话“二月十四日到此为止”。我想,如果有一天——我是说如果——我想我们也一定是以这样的方式重新打量。
我知道,有些东西,如果没有更现实的联系,它就活不下去。就像是不见光的植物,这样摸索着,认真却让人失望地生长。

但我想,这样已经很好了。
我不想见你,永远不想。我也不想知道其他的东西,永远不想。
我已经发誓不去要求你任何东西,也许不是因为我会心疼你,我更愿意承认那是因为我可怜我自己。
我总对自己说:不,不是那样的,我不是那样的,我不要求你任何东西。
但我又是为什么会走到今天呢?
其实我不应该认识你,我们本来就没有交集。我应该把那些话都放在心里,一句也不说,永远也不说,连猜测也没有,连抱歉也没有,连快乐也没有,连伤感也没有。
但你会说,那就不再是我了。
但你不会认识那样的我,你也永远不会那样对我说。

其实,我很满足。
我是个悲观主义者,你说你不想,因为没有最糟只有更糟。但我总要把这个循环终止掉。
我们不一样,我现在也不知道,我们到底谁比谁更自由。
留言

No title

你怎么了喂……

只限管理员阅览

此留言只限管理员阅览

只限管理员阅览

此留言只限管理员阅览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