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上帝!

最关键的时候我感冒了,而且到现在还没有好,应该不会是牡丹流感吧因为我今天已经快痊愈了我是着凉了没错啊!不过学校人心惶惶……已经有封楼了……这次RP势能可是升得老高了,希望能保佑我啊~~~昨天晚上盖着两层被子挺尸的时候说实话我也有感觉好像全苏联的T34都从我身上开过去了——哦关于这个笑话大家别介意,你们总会明白的……对吧陆军元帅大人?(被元帅揍了)
皱皱画了G-MAJOR的内封,真是…………很美丽!!!将在公式站开出的时候出示给大家~~公式站少说也要10月中旬以后了,一切都要看指挥部能不能挺过今年最大的战役……

最近有每天写一点《别了西里西亚》,大约每次写1000到1500字。这是部长篇,估计要50000字,希望能和元帅的《春天的第十八个瞬间》一起肩负起《G-MAJOR》的大梁。这是以两次/西/里/西/亚战争和/七/年/战/争为原型的。元帅写的是“已经世故的纯真”,而我写的是“纯真蜕变的世故”,写的时候心里很纠结,但是没想到一直都非常有激情。元帅大人请赐予我力量!您的写作要点我奉为圣谕一直都在研究并运用于实践。同时,鉴于我有不爱解释爱挖坑还一个接一个的坏习惯,这次专门注意了这些问题,希望能增加阅读的流畅性和乐趣。不过最近画画的能力……降到了历史最低点OTL

贴一小段原文给大家看:

她感到抱住她肩膀的那双手轻轻地颤抖了一下,当她试图去寻找那双紫罗兰色的眼睛时,那双眼睛已经移向了窗外。没有目的地,澄澈的目光在流浪。
“那是不可能的,我的孩子。”罗德里赫轻轻地答道,“我希望它们安静,但它们也总是醒来……”
门外传来了敲门声:“女王殿下,柏林刚刚送达的信函,需要您亲启。”
“谢谢,请进来。”玛丽娅说。罗德里赫放开了他熟悉的孩子,迎向门口托着银托盘的侍从。玛丽娅•特蕾西亚吃惊地发现,奥地利先生的脸颊,竟然会苍白得可怕。
从那张面孔里她仿佛看见,一些尘封的记忆,正在他深邃的内心苏醒。


只怕进来更新的机会越来越少了,学业要紧……唉~~~
爹爹他又要途经少爷家首都回法叔家了,可惜因为我病了,原定的计划都泡汤了……呜……

今天看到了COCCA神的新本子,豆腐团太快了……GJ!那么……我的本子你在哪里是在海上还是在海外~~~~(深情呼唤ING)
每次都是这样……先看到汉化才拿到本子……不过COCCA的本子很有趣,总是能翻好多遍,手里的几本都是不停地翻翻翻,能达到这个境界的就只有PLUG,鸭葱和徒野了。泪目,今年你们都再录你们成心要我破产啊~!!

COCCA这本……好美(捂脸)乱七八糟的吐槽大家就看里面吧……
关于COCCA的本子……
哦上帝!这本所有姑娘们总结了一下它就只有两个关键词:共7,3P。对不起这么不HX的词汇怎么能光明正大地说呢,可是它就是这样一本又虐(真的么?)又萌的本子尤其是少爷那种装傻又在害羞的表情(捂脸)
有人说COCCA神的贵族太少女了,不过正因为他少女到连我这个抖M都可以推倒了所以我好喜欢他啊!!在看本子的时候很狗血地回复了一大堆字……现在竟然都说不出感想来了,总之是:不,你们不能再犯罪了一个晚上要对付两个人是很辛苦的!这样是不对的!!3P太虐了虽然究竟是“独奥<--普”更犯罪一点还是“普奥<--独”更加严重,这个问题有待技术小组再做研究,当我纠结了快半年对着元帅哭得撕心裂肺吼“您不能这样啊您这是犯罪”之后,逐渐也觉得“犯罪是一种刺激的萌点”。看来我走上了不归路……自己也在《停顿的音符》里面写了一些类似的感情变化,我真的很奇怪为什么我这篇文章的题目我自己总记不住,没次都要反应半天……难道它就这么马修么……

另外最近想了很多关于北欧战队的笑话……竟然都是旦那和大老爷比着谁更变态……看来,真正变态的……只有我。
留言

No title

真正变态的………………
算了我不说完这句话……
COCCA神的贵族没有很少女啊(个人感觉)

……

【一个晚上要对付两个人是很辛苦的】
呃,其实可以“一三五归west你,二四六归本大爷,剩下一天谁有空算谁的”不是么~(自重!

【究竟是“独奥<--普”更犯罪一点还是“普奥<--独”更加严重】
……我认为是后者吧后者看起来总有一种兄弟俩联手欺负贵族的感觉呢嗯嗯。(再自重!

No title

不不不,剩下一天还是3P比较公平(什么)
嗯,后者会有一种“路德你不能对你嫂子出手啊你会对不起你哥哥”的感觉(捂脸)
伯爵说,普悯之所以非常不悯,是因为他的帽子颜色是全欧洲最鲜艳的!唉,普悯,对不起OTL

绿帽子?

>>semillon

一说帽子颜色鲜艳我就觉得是绿帽子OTL
普悯对不起,其实只是是共妻不是贵族出墙啦(哪个更糟糕啊喂
独普奥3P么……还是……呃……默默拿毛巾堵鼻子。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