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别了西里西亚》

我……我好想写这样的故事啊啊啊啊啊!每天都好鸡血地对照历史人物,一有时间就挖各种边角料,打吊瓶的时候右手一直都在手机上写剧情!挑战长篇作品……加油!
(内页创作黑历史OTL,仅供参考,原作它是严肃的=_=+)
这篇是无论如何都窗不掉了,虽然每次都写得及其辛苦,故事大纲产生在7月,到了一周前才真正动笔,保持在每天700到1000字的平均进度,在我来说已经是慢速到了极致的作品了。我的风格是一天1万字,对于短篇来说爆发力很重要,但是中长篇不能闪电战,这一点已经和元帅一起论证过了。虽然元帅说“因为我写一点就去看电影了”,但对长篇来说,理智比激情重要,能保持一种持续的激情更让人敬佩。所以,我对元帅的钦佩之情绝非溢美之词,而是因为我把这位朋友作为一位值得学习和尊重的恩师看待。我认识的朋友们总是对我说“你是我见过的最正经的一个人”,大概……是这样吧(笑)

《别了西里西亚》按照目前的情况,很可能会分为上下两部了,因为内容过分庞大,人物众多,很难驾驭。其中最难驾驭的是“如何从完整的历史中掏一个口子,把人物塞进去,再缝合起来”。上部将从1740写到1745,是以两次西里西亚战争为背景;下部从1756写到1763,主要是写七年战争。

上部里就将会出现很多历史上的人物,我在“尽量不改变他们形象,尽量维持第三者立场,尽量还原历史事件”的三原则下,写得奇慢无比……资料很难找,而且研究那些人物的书籍几乎是空白,每天都处于到处挖墙脚的状态。但是知识面扩展得很快,我很开心。然后我发现了一个不幸的(?)事实,那就是我竟然是以陆军元帅大人为原型写的老爹……得知了这一事实的元帅大人瞬间给我发了一条短信:你应该叫我大姨!!!对不住了大姨,你的性格真的很厉害,真的很适合啊!

腓特烈我很喜欢,尤其是看了很多文献,里面对他的评价不一,埃米尔·路德维希所著《THE GREMANS》一书中对他贬大于褒,但提供了很多有趣的小细节。另外各类德国史书中也有提及他的性格和作风。可惜国内没有他的传记,这是一件可惜的事情。在我印象里,这位国王很有魅力,倒不是在于他战功如何卓著,而在于他是怎样从反抗命运到接受命运。在这次的写作中,我还是要加入一些自己的理解在里面。我写的依旧是“小说”而非传记,所以希望大家不要苛责。在两部当中,除了写罗德里赫和基尔伯特的变化和选择之外,腓特烈也是一位非常重要的角色,可以说,他主导了两位主人公的命运。他野心勃勃,有着强烈的戏剧心理,对人生透彻却痴迷,非常矛盾,非常痛苦。他是这部作品里心机最深的人物,但一切的开始却仅仅是源于一段停滞的时间。我会用这部小说慢慢讲这个故事。

另外一个深邃的人物是罗德里赫,这部作品是讲他如何“不再纯真”。毁灭一切的原因很多,他自身的原因也很重要,虽然其中也有别的因素。我可以透露的是,他是最戏剧化的角色,而且,一想到在下部里能够描绘在绝望和复仇中冷艳得让人窒息的罗德里赫,我就非常兴奋!非常兴奋啊啊啊啊~~~

基尔伯特恐怕在这部作品里也不能死蠢欢乐下去了,他会成为一个率直的人,自始至终,他其实并没有变化那么多——虽然他也一度暴走,因为那名为“嫉妒”的火焰。他和腓特烈,正如这部作品里的玛丽娅和罗德里赫一样,是相互反映相互说明的视角。从基尔伯特的眼里可以了解腓特烈的一些做法,从腓特烈的心理中也是同样。基尔伯特是告诉自己要放开,但还是不小心太投入的一个人,但是他恢复的速度要比罗德里赫快多了。

玛丽娅·特蕾西亚是仅有的一位圣母一样的角色,但正因为此,反而成为了很多事情的导火索,尤其是罗德里赫的“愧疚”。这位坚强的女性我希望能够好好地刻画,因为在历史上她和腓特烈棋逢对手,在这个故事中,也是一位关键的人物。

目前能够确定的一位将着力描写的人物,是普鲁士元帅莫里茨·利奥波德。在故事开始的时候他28岁,和腓特烈同龄,两个人的性格形成了很鲜明的对比。而且,这个人物参与了很多故事,我对描写他非常有兴致,他是个大大咧咧又豪爽的年轻人,性格和基尔伯特有些像,在设定中两个人关系很好。基尔伯特的时间走得慢,莫里茨对待基尔伯特的感觉从兄长,战友,最后他已经从情感的漩涡中脱身而出,但主人公依旧在他们慢速的时间里挣扎。在下部的科林战役里会很大笔墨写他,可惜这位莫里茨元帅那时已经45岁了,给我的写作发挥造成了很大的困难啊(抱头)……叔叔,如果实在不行我只能把您的戏份换掉了您知道么(痛心疾首状)?!在1740年他刚刚出场的时候,很多很有趣的剧情也会和他串接起来,毕竟那时候他只有28岁嘛XD和基尔伯特互动的那些片段我写得开心极了。

此外,智将类型的奥地利老将道恩元帅也有笔墨,普鲁士其他几位元帅也会描写。唯一的缺点就是大家都太老了……喂……就没有年轻一点的可以写么(抱头)?不过,写的重点不是战争过程,否则就成了说明文了……从侧面反映时代是个很大的挑战,但是我真的很开心能写这样一个庞大的历史片段。

希望能够在3个月内完成啊……!加油~~
留言

No title

其实历史小说不就是把历史开了膛,掏出下水加上自己烙的烧饼炖成一锅卤煮给大家吃么……

别这样……

我我我只想说你们两个别这样……
如果你们分给我的那几十年里面普悯和少爷如同换了一个人怎么办!
如果我完全没有所谓的“历史的凝重感”或者“历史的悲剧感”怎么办!!
所以……当他们两个穿越了好么!
就穿越几十年拜托!!

菜刀有很多,伯爵您随意

元帅啊,菜刀和切肉的差不多,咱俩随便挑两把把她剁了好不好?
(拍肩)二仔,你……慢来(微笑微笑)

No title

内牛满面无言以对了决定明日面诉!!
趴。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