祥瑞御免——魔都会战战报及后续7日状况调查书

从上海回来也算是一周了,到了今天,才算是能坐下来心平气和(其实也不能算完全心平气和)地写写汇报……发生的事情还是蛮多的,导致我对叙述这些天的事情的态度也变成了编程一样的“好麻烦好复杂”的抵触心理,这真是太糟糕了。不过要说的一点是,这些天的RP一直是大起大落,虽然在总体上维持着收支平衡,但是波动范围明显超过了历年标准……真是一件让人捶桌的事啊。
内部爆料有,请慎入。
未完待续。

——————————10月31日————————————
不得不说,这次的魔都会战计划,我,红铃还有伯爵全部都祥瑞缠身。31号早晨我6点半就出了门,就怕赶不上飞机。结果大早晨市内交通畅通无阻,仅用了1个小时30分钟就把我从西安南3环外甩到了咸阳机场。顶住被汽车弄得翻滚的胃,开始等换票,进港还是挺顺利的,况且我也没有行李要托运,这辈子终于一个人两手空空进了候机厅,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一种“出了口恶气”的微妙心理……但是晕车缓解了之后,饥饿就占了上风,算了不管了,反正飞机10点40就起飞了,中途会有少量午餐供应,挺到下午到魔都是没有问题的………………大概。
这里要修正一下证言,所谓的“没有问题”,正确来说是在“飞机准点”的情况下。但是当时因为天气不错,我就忽略了晚点的因素。自称“祥瑞运绝好”的伯爵在这天的早晨遭遇了暴雨,自家车子熄火,千辛万苦到了机场。在我等航班的时候,又传来短信说:行李被损坏了。纳尼?!这是什么运气啊伯爵……红铃已经准点抵达魔都,本以为完全SAFE,没想到竟然地铁坐反了方向,之后导致了迷路。这么看来,伯爵的运气大有蔓延之势,随后我就看到了航班时刻表上的一行红字,瞬间在内心咒骂了这该死的运气——航班竟然在大晴天延误了!!!
延误理由是航空流量管制,我直到现在也没明白是怎么回事。算了,有些事还是不知道比较幸福,我猜是为了防控甲流,姑且就这么认为吧。因为这个原因,原本应该12点40抵达浦东的航班到了12点40还没滑行出咸阳机场,此前我大义凛然想要牺牲钱包幸福千万家的觅食行动也遭受重创……机场的伙食就只有咖啡和酸汤面吗?!囧!!!
不得不说,这架飞机很销魂……南航就是不一样,感觉飞这么一次,几年份的过山车都坐过来了。但是不知道是不是顺风向,预定两小时到,结果飞得那是比兔子快多了,1小时20分钟就看到了魔都。每次坐飞机去上海,都非常期待在空中看到城市。因为相机质量欠佳,没能拍照,真的很可惜。每一次,当城市的轮廓显现出来,高楼的玻璃窗反射出阳光的时候,都会想到“钢铁都市”这个词。这是一座不可思议的城市,猫耳说,它的利用率太高,无论是天上,地面还是地下,所以有的时候,心里会觉得很压抑。在城市里的几天,当我向远处望去,也真的只看到了更多的楼群灰蒙蒙的影子。它们的后面还是楼群,城市的尽头依旧是城市。但我心里却觉得这是一种近乎坚毅的美学,在这座城市里,人类隐藏在钢铁的堡垒。
文…………文艺自重啊~~~~!!!(抱头)我七荤八素下了飞机,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换衣服。根据红铃老师的可靠情报,上海31号温度很高,但我完全是穿着越冬服啊。这就是我本来以为我会上东线,结果把我拉去了北非。下午研究了路线,到了南京路和伯爵见了一面,必胜客的咖啡里竟然发现了小型昆虫,伯爵我真是对你的运气佩服得五体投地了OTL
晚上见了久别重逢的猫耳,最近她已经完全成为了一个上班族,烫着类似泡得太久已经不怎么弯曲的泡面头。从前我没认为猫耳的路痴严重到了如此地步,在她的影响下,我的方向感也出了问题,特别是每次从地铁里出来的时候。明知道第二天要早起,但是两个人还是忍不住聊天到了2点半。12点左右的时候外面狂风大作,当时才感到了高层建筑是多么的恐怖,哦当然我们是在高层建筑的2层……
————————11月1日(白天)——————————
会展当天终于顺利降温,我觉得我瞬间又从北非回到了东线。其实天气冷也很有好处,至少可以把行李都穿在身上。起床不久伯爵就说她已经到了,但是我们可怜的两只又一次悲剧了。在地铁上聊天坐过了站,随后我下了车猫耳却因为忘记拿放在座位上的伞而被困在车里了!囧~!这都是些什么事啊~~!
到会场的时候已经接近8点,从2号线开始,就和现视研还有幸运星里的情况类似,觉得很多人都散发着奇怪的同类气息。然后出了地铁,更多的人开始询问同一个问题:到底应该往哪里走啊。和其他两个不认识的姑娘一起拼了车子去了会场,到底的时候,发现两个队伍都已经有几百米长,真是让人激动的壮观。和夕洛碰头之后把票给了伯爵和红铃,因为要整理摊位,我和夕洛她们先进了场,室内很宽阔,从A到Q的分组也写得很清楚。夕洛和老大不愧是跑场老手,每个人手抄一张记录单,开始抢购。我去了USK的摊子,阿之还没来,晶老师、领子、零零她们都在。晶老师长得巨可爱,难怪会有可爱的小朋友给她写小纸条啊,这么可爱的家伙真是看起来就很滋润哇~零零也是长得小小的,很可爱。领子总觉得蛮腼腆的,照相的时候也笑得很含蓄,因为我是个晕镜头的家伙,所以一向是笑容分数不及格,真是太对不起了。开场前USK就已经开始了排队,真的非常强大,当日300册完售,太厉害了!!回到自己的G7,发现已经堆了很高的一摞书,猫耳说是夕洛和老大买回来的……你们……你们太强大了(泪目)。
说句实话,开场后的1个半小时内我基本上都在犯晕。人真的是太多了!最多的时候连穿过过道都很困难,更不用说到摊位前面去了。我终于体会到了夕洛说的什么叫机械式劳作:收钱,拿本子,找钱,说谢谢。因为还有很多场取本,在对照名单的时候更是头晕脑胀。中途猫耳去洗手间,夕洛和老大继续为抢购奋战的时候,只有我一个人在摊位前面对着每一个人说“您好请稍等”“请给零钱可以吗”。到猫耳回来的时候,看到我还活着,表示了发自肺腑的惊讶。中途,阿之来了我的摊位。对不起阿之我真的好想吐槽!你明明过去给我看过你那么MAN的自拍,但是你虽然是短发,怎么会是一个看来看去都少女的家伙啊~~~回答我啊~~!!!!
因为我是个纯粹的同人本购买爱好者,因此即使在开展的前2个小时头晕脑胀地工作,后来还是精神焕发地去游荡了,又不小心多买了很多东西OTL到下午1点的时候,红铃已经貌似建筑工人吃中饭般蹲在会场一角,伯爵被粉丝围攻,但是看起来她本人很嗨皮。会场上看到了花田兔子大人的海报,比起几年前,大人真是越来越美丽了,导致我虽然听说她就坐在那一排里面,我也不敢前去搭讪。去买CHIYA大人的本子的时候,发现已经卖空了,无奈只好回来的时候通贩了剩余的最后几本,顺便帮皱皱也买了一本。中途见了非非君和风姐姐,可惜没能多聊几句。
不过,同人展真是太滋润了!!(捶桌)无论买东西还是卖东西全部都好有趣!上海的会展好强大~!而最强大的是在CP5上,男女比例是大约1:10。这个数目和我们学校刚好是相反的。而我发现,相比而言,腐女的隐藏性真的很好,走在大街上,姑娘们都能伪装得人畜无害笑容可掬同时在内心燃烧着小宇宙……去了一趟卫生间,排队了40分钟。在外面发现COSER们无论性别,都已经把男厕所当做了换衣服的大本营,而更加惊悚的是,去厕所的男性同胞们竟然还能一脸淡定地走进去,然后再一脸淡定地走出来……同人会展的各位,看来是因为对彼此的性状都非常了解,因此,连内心都同步了。
到了下午2点的时候,终于把每一个摊位都走了一遍。从早晨起来,我就什么都没吃,基本是同样情况的伯爵和猫耳已经到了虚脱的边缘。快散场的时候,豆酱带着定春来看我了。豆酱当天的大波波装扮很帅,而且我怎么没从照片上看出来她有那么高呢……不得不说的是,定春真的太可爱了!!!来摊位找我照相,但之前却从来没见过我的长相。稀里糊涂被豆酱拉着和我照相了之后,还在一旁徘徊,嘟囔着“我要等葡萄~~”我……我瞬间被萌杀了!!而且那身大太太的装扮也好可爱啊哈哈哈~~!后来又一起照了很多张,而且还得到了定春送的土豆糖。很好吃呢TAT在晚上回到旅馆的时候,被我借花献佛给大家尝了。豆酱同学看起来比线上正经了不知道多少倍,可见脑波信号的直接传输和影像具体接触还是需要一定的过度时间。总之,我在会场上看到她的时候,她一直都是一副及其纯良而贤淑(?!)的大波波形象……真是“知心知面不知人”(?)……外表才是一个人最好的伪装,记住这句话吧,姑娘们~!

————————11月1日(晚上)————————
最终还是免不了虚脱的一行几人坐出租回了旅馆。在旅馆,见到了夏时,LANKA和希银。LANKA和我一直在互相翻对方的本子,然后我就被她手上的战B本萌到了,毛利元就他是无口傲娇吧是不是啊(抱头)但是几天后社团聚餐,和大家说起来,他们(一群宅)都很惊悚地看着我,大喊“什么那个轮子男?!”可见宅腐之间的鸿沟依旧深不可测。
说到11月1号,我一定要提到夏时大大。在回去的时候LANKA和希银都窝在一旁和我们聊天,但是夏时大大却在睡觉。我们虽然每个人都大包小包几乎虚脱,但是还不至于倒头就睡。后来我才明白,夏时大大的睡眠是很有意义的= =+
因为这三位要坐晚上8点的火车,所以6点的时候,她们摇醒了睡姿非常豪放的夏时。在我印象里,夏时一直是个文艺的姑娘,不过在见到了醒来的夏时之后我只是在感叹文字这扇心灵的窗户真不愧是窗户而不是大门啊!因为窗户让你看到一角,而看不到全貌啊~!
夏时醒来之后,这一天最欢乐的部分开始了。不知道为什么大家聊到了CP观。夏时义愤填膺地发表了演说,具体内容涉及个人爱好,暂时忽略,不过夏时用她特有的方式表达了她激动的心情。我相信当天在座的几位过去都没看过这样欢乐的单口相声小剧场,夏时最开始一人分饰两角,后来一人分饰三角,向我们叙述什么是她最雷的设定…………虽说是雷,但是我看夏时她蛮开心的。而更开心的是,终于有一位住在旁边的客人忍不住了过来敲门:小姐们你们能声音小一点么?之后,LANKA一脸深不可测地说,知道为什么夏时大大每天必须睡眠14小时了吧——她醒来的时候太亢奋。
送走了赶火车的三只,我、伯爵和红铃去了帝都三人推荐的餐馆吃上海菜。一天没有吃东西的我觉得那顿晚饭真是格外美味TAT回家的路上,秉承着“晚饭有晚饭的胃,甜点有甜点的胃”的精神,又吃了冰激凌。到了晚上再回去,红铃老师首先表现出了体力透支,一直都在发呆,伯爵似乎还没那么累。晚上躺在床上蹭了红铃老师,被老师问“你想干嘛”。虽说后来还是被老师稍微压了两下(自爆么),但因为发现叠在一起太热所以还是分开了。早晨起来伯爵抱怨说晚上没被子盖,不过因为我睡在中间,自然没有这样的烦恼……
留言

呜呜我红果果的嫉妒你们!

呜呜我已经决定去CP6了!
葡萄你也一定要去CP6!
呜呜我要见各位大大TVT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