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荒……文荒它算是个什么啊其可修!

江郎才尽……?啊不不不这也太不吉利了。
廉颇老矣……?哇塞这个才更是要人命哇!
穷途末路……?两个月时间搞定八万字已经有了框架的小说难道就这么难吗?!
间歇性语言表达障碍……?不要说得像是得了不治之症一样啊啊啊!!

好吧,总之一句话就是,最近写作不是很顺。

我算了算,从我11月上海之行回来之后,我就基本上只做两件事:打逆转,写西里西亚。从11月7日到今天的20日(好吧又已经21日了),我写了整整两万字。两万字是个什么概念?就是把写USK的爆发力掰开成了十份啊!最多的时候也就一天爆出来了4000多这是怎样啊!平均日产7000的水平已经掉到了极限啦,虽说每次都写完了连看带修折腾三、四遍,这效率也太低了 吧。认真就输了啊,写文章的奥义是“无我无文”,这么在意自己的遣词造句是写不出好东西来的啊啊啊(抱头)快点你们谁能赶紧给我一点奥中心的东西看看让我能再打点鸡血啊,自产自销但是伏笔太长已经成为了消耗战,但是什么现在这个位置其实是刚刚好写第二次冲突?

我是真的好想写这个故事啊啊啊啊!这是我几年来条理最清楚,线索最广的故事了啊啊啊!不能输啊不能输!!!!

好吧接下来去自习室待几天,逛逛图书馆找些灵感。两天之内我是不写了……(躺)
闭关啊闭关!!!!!!!去画点画好了……嗯…………

今天最终还比较满意的一个段落:

一弯上弦月即将落入地面。黑夜的颜色更加浓重,然而依旧能从中辨认出微弱的蓝。树林不规则的轮廓依旧清晰,这团决绝的浓墨分割着天与地,月亮就在斑驳的树影里缓慢地移动。它的光芒已不再是冷清的白色,而是透出橘黄色,像是要抓住最后一刻的燃烧。它隐藏在夜色的一角,像是迷路的孩子在小心窥视着陌生的街道。
罗德里赫坐在钢琴前,不时地扭过头,在树林中寻找月亮黯淡的身影。室内没有点蜡烛,壁炉也已经熄灭,各种陈设仿佛突然间拉近了距离,偷偷在黑暗里握紧彼此的手。风声窃窃私语,树木摇晃着脑袋说,不,不,黑夜还远远没有尽头。在微弱的亮光下,罗德里赫隐约辨认出他面前的琴键,但他却不能弹奏。夜已经深了,整座宫殿都在沉睡。他的手指悄然抚过每一个按键,他能回忆起每一个按键的发音。它们在他的心里排列成一首错综复杂的曲子,没有规律,没有调式,像是窗外的月光一样,早已迷失方向。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