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一则】芭蕾舞是撒比西的艺术

我记得是我刚回家那会儿,1月14号,我和我娘去商场逛,门口看到了芭蕾舞剧《天鹅湖》和《胡桃夹子》的宣传单。因为上面写着《胡桃夹子》是1月17号演出,我想着还有几天,不知道票有没有戏,回家在QQ上就拼命敲打了红铃老师一记。老师表示她去问问剧场。打电话这种事情一向是我最恐惧的,尤其是问询什么的,于是我很高兴老师她能够代理……之后的回复是:这两场的票已经售罄了,不过2月3号和4号还有《费加罗的婚礼》可以看。
我对于《费加罗的婚礼》的唯一印象就是:这是个歌剧。后来动身之前才开始怀疑到底芭蕾舞这种寂静的艺术怎么表现那豪华的七重唱……算了,既然票都订过了,就别想太多了。
我一定要强调的是,老师在前一天晚上提醒了我,在《塞维利亚的理发师》里深情的伯爵这次的形象是一个负心汉。哦谢特你不说我还能用“记忆模糊”来搪塞,这么一说突然就虐到我了!男人真是容易变心的生物!不过普悯是不会变的——这就是两个腐女心中唯一的真理了。
昨天我其实很衰。电话停机去交钱,走到花园路和农业路口发现收费大厅已经变成了一堆废墟,一台超大个的推土机疑似物在拼命戳那堆钢筋水泥块,发出可怕的噪音。行人避之不及我却在旁边逗留,想抓个人问问“移动业务厅到哪里去了”也问不成,只好一狠心去了文化路上那个。排了半天队轮到我,却发生了如下对话:
我:对不起我想……
排我前面那个已经办理完业务的阿姨(简称阿姨):钱已经充好了啊?
业务员:对的。
我:对不起我想问一下,异地的……
阿姨:我要开个发票单!
业务员办理ING。OVER。
我:对不起我想问一下,异地的手机能不能在这里……
业务员:不能。
我:充值卡有吗?
业务员:没有。
我:花园路那个业务厅到哪里去了?
业务员:纬三路口。
我:………………………………
然后等我一事无成摸回家的时候,都已经4点半了。我心一横去淘宝买了两张充值卡,3分钟救活了手机。切,早知道会这样,干嘛还出门啊!!

原本想把昨天搪塞过去的,但是刚刚想,不知道老师是怎么评价昨天的演出,于是就去老师博客逛了逛。结果是……哦谢特老师你完全没有对芭蕾舞进行评价!我求求你不要再提我的泪痣了好不好!虽然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就盯着我的泪痣看啊看但是我们这都出去多少次了你就不要再提到它了可以吗!?我娘每天看到我的脸就信誓旦旦要把它抹杀掉不要再让我想到这个问题了……(崩溃了)
此外,我从来没想到除了大叔那个丧心病狂的家伙会拿我来写同人之外还能有别人也来操刀,老师我佩服你(仰视)……!另外你写得很文艺嘛真讨厌(捂脸)~~还有人民都想知道,未婚妻是怎样啊!
老师描述的版本请看这里:http://nakoluy.blogbus.com/logs/57782731.html

和老师约定的时间是5点半,大家决定去M氏随便吃点就跑路。结果我4点50分从家出门,先等了25分钟的公交,然后一共15分钟不到的车程却仅仅在不到1公里的黄河路上就堵了20分钟!等我奔过去的时候老师已经手机上网很久了。没办法堂食我们只好优雅地……打了个包,然后优雅地……以百米冲刺速度向着仅有的一辆出租车冲过去,最后优雅地……坐在车上啃憨八嘎。所以说“优雅”什么的就是炮灰啊!
冷清的城市新区倒是不堵车,6点半我们就到达了。7点才能入场,我们就一边闲聊,一边四处观望。其间各类无意义对话有如下——
我:这里看起来和上海的感觉也差不多耶……
老师:上海的人多。
我:可以模拟上海郊区。
老师:以后可以说“我们这里的郊区和上海一样耶”~
(两人自HIGH中)

在造型诡异的剧场门口,我们路遇了票贩子一名,小广告散播人员若干。红铃老师痛心疾首地说:“伯爵还不相信有票贩子!”好吧伯爵现在你知道了,我作证我们真的遇到票贩子了——虽然昨天那场根本没坐满。
两个社会底层看演出自然是在门票上难以有什么建树,120块坐在第20排也是没办法的。我们一直想知道为什么880的顶级票会被卖完,后来事实证明是有某单位进行了包场。我们瑟缩在廉价的平民席位上东张西望,因为我号称是要来取材的,所以希望能趁温柔的引导员姐姐不备就抄出相机来拍拍(哦谢特我想到自己要画的那个大剧场俯瞰图我就心寒啊)。但是红铃是这么说的:被抓两次就要被赶出去呢,所以你有一次机会!我:囧TL。要知道,我一向是个胆小怕事的合法公民,让我铤而走险已经是到极限了,还说什么只有一次机会!老师成功威慑了我之后,我只好决定“老子把你画出来啊其可修!”老师不愧是专业人士,抄出了随身携带的纸笔甚至还有一块硕大的橡皮君……然后我就在众人鄙夷的目光下如商业间谍状站在20排的边缘可耻地画速写。因为实在画得很烂就回来求老师帮我画,结果……她画得更烂(喂喂)。之后老师愤怒了,拿出手机做关机或短信状,对着剧场一路狂拍,竟然无人问津。我想把相机拿出来可惜那东西实在不能伪装成手机,还是作罢了。这件事告诉我们做贼不能只有贼心。但大家要注意~!接下来在演出中发生的事情让我再次认识到了“我不是个有贼胆的人但是我贼胆大起来不是人!”
开场前我们就包厢那个现代得尴尬的造型以及价格以及一般被暗杀的政要坐的位置还有枪响之后大吊灯会掉下来砸到哪些无辜民众进行了一番信口开河的讨论,我不知道我旁边那位阿姨是怎么想的,但我想她一定已经受够了我们两个神经质。

写到这里我已经觉得无力了,因为我总是不小心太罗嗦,即使拿着红铃的伪·提纲也还是不小心太罗嗦了。好吧关于剧目本身我们的感觉只有“芭蕾舞是一种撒比西的艺术”,因为要把费加罗的婚礼搬上芭蕾舞的舞台真是太勉强了一点,你怎么蹦来跳去把人物错综复杂的关系表示清楚啊!这时候真想像银他妈一样在每个人脑门上方挂一个箭头加说明啊。多亏这幕剧的上部很无聊,到了中场的时候人民群众纷纷表示没有看懂,人走了一大半。其实后来想想,上部之所以看着无聊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我们没有认真看剧目说明,《塞维利亚的理发师》其实是上部。我们就一直沉浸在“那队兵在干嘛”“喂那个兵怎么回事”“喂究竟谁是谁啊”的迷茫中。所以提醒同学们下次再来欣赏古典艺术一定要做好预习工作,尤其是这种撒比西的肢体表现艺术。
中场休息结束我们回到剧场内,一个大胆的念头就在两个人的唏嘘中产生了——
我:前排好空啊!都快开场了他们都走了吗?
老师:是啊,还不如我们去坐前面。
我:你真的准备坐前面去啊?
老师:走吧。
我:还是算了。
5分钟后——
我:可恶我们还是挪到前面去吧!
老师:喂让你刚才走你不走!现在都开场了啦!
我:那就等到一小节完的时候去。
老师:好!
一小节结束了,两个庶民顶住颜面上的压力,猫着腰向前蹭过去……然后,我们坐在了16排。
我:你也太不专业了!让你往前挪你就挪4排你情何以堪!
老师:那你就别让我走前面啊!
我:你看,前面还有好多位置呢,至少可以挪到第一阵营去!
老师:就这样吧……
我:不行,继续挪!
又一小节结束了,两个庶民再次抛弃了自尊心,猫着腰向前蹭过去……然后,我们坐在了第8排!
老师:哇塞,好清晰!舞台好近❤
我:这才是看演出啊~~~❤

其实说白了,昨天最开心的事情就只有用120块钱却能在最贵的坐席上欣赏芭蕾舞了。作为一个专业理科生我来计算一下,半场的费用是60圆,而我们却坐在了440圆的地方,相当于净赚了380大洋……!(停止你的小农意识吧OTL)不知道是因为内心的成就感还是因为我们终于理解了剧情,我和老师纷纷表示还是下半场比较好看。芭蕾舞演出完全不是看舞蹈理解舞蹈精神,而是“看舞蹈猜测这是演到哪一出了”。在最后一幕,众人嘲笑羞愧的伯爵,音效放出了“哈哈哈”的声音。一名观众小朋友愤怒地大声问道:“他们笑什么?!”听到这句我不由得笑了。我不得不庆幸演出的是俄罗斯小伙子和姑娘们,否则,听到这句话一定会哭泣的……
回家是我爹开车来接我们的,这其实没有什么好说的,但因为我不幸晕车导致昨晚体力不支完全没有赶稿!这就是悲剧了。


留言

No title

……怎么可能不提到泪痣!!那才是你的本体啊!!你要正视这一点啊!

No title

我……我可耻地写到了阿普同学喜欢在第一排占四个座躺下看……有一次他看完天鹅湖回家两眼直流眼泪,少爷说:你下次看芭蕾的时候中间眨几次眼啊……

No title

《胡桃夹子》/《费加罗的婚礼》/花园路/纬三路...
=口=...葡萄桑莫非乃也是郑州的!
同城强烈求勾搭!(掩面

No title

嘘……姑娘小声点……!
老师快看,又有群众找到组织了!
不过上学的地方就比较远了……嗯。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