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

L.A打头的缩写应该有不少,比如language association,living address什么,越写越不靠谱了,但是必然有一个,叫做love affair。

压力面前,人格崩坏。每周五都要见导师真心烦。文章跑题很·严·重。
最近很疲惫,显示出来的是有些病态的亢奋。自从放弃上色转而画线稿之后我就知道,线稿就算再难磨,死磨也是能磨出来的,无非是难看点,但总有交代。上色不一样,我过去认为10小时都极限了,第一次听说老皱上色要花15小时的时候吓了一跳,现在自己的上色时间恨不得是老皱的五倍,报应啊!(哭了)
过去提到过我甩掉备用油箱的事,最近我好不容易决心跑个长途,但刚出机场就遇敌了。毕设画稿文稿自我厌恶一起来,我体力不支。然后我反省了这次贸然起飞的行为,反省的结果是惨痛的,是富有教育意义的。对于我来说,如果想冲动,那么一定要有飞完全程的激情,即使没有飞完全程的激情,至少现在也要有和敌人同归于尽的勇气。这次我有点迷糊,而且我想说服自己上了天你就知道航线。荒唐啊,又不是自学读代码之前读多了自然就理解力变强OTL!其实这次出航比读代码还要枯燥,我这么说很对不起跑道上停靠的一帮排队的弟兄们,但千万要记住,至少对于我来说,只抱着“责任”没有“热情”是没有办法坚持下去的。
对不起,那两个备用油箱再次坠落在了海里,下次一定别挑我这种飞行员,我一点都不好,也知道自己这样下去,将来迟早要遭报应的。
之后我依靠买书看书借书还书度过了每天没去赶稿也没去画画的时光。每次看《自私的巨人》都哭得泣不成声,书都湿了。宿舍文捷刚夸我感性得知我遇敌加速的壮举之后就骂我残忍,我认了。我不会再回去了,我发誓了,因为我这次失败后才知道热情对我来说多重要,我不能因为愧疚就误解关怀,这样害人害己。我很喜欢这篇童话,准确地来说,我觉得它更像一个爱情故事。当然曲解成分极大,因为我必然受到了媒体误导。我很小的时候看,没怎么看懂。人死必然是悲剧,就这种简单逻辑。这次是我一读到“不,这是爱的伤痕。”就会哭出来,情绪化的时候泪腺有点跳闸,和我电脑一样有心脏病。
说到电脑的心脏病,遇敌加速当天晚上刚刚平复一些,我就失手把杯子扣在键盘上了。“思维无意识身体也会有悲痛的反应”纯属胡扯,现实当中浪漫主义就是逻辑的大敌,我就是手滑。但是后果很惨痛,这笔记本再次休克了。我安慰自己这是断电保护,事实上也就是断电保护,高科技真伟大。不过我一个学计算机的还是电脑盲,想来想去积水出不去也是问题,就还是把电脑抱去修了。拆的时候真是高难度,连拉带拽,就差上踹了。维修的师傅充其量比我大两岁,看那架势有点悬乎,我很为我电脑的老骨头担忧。最终老骨头还是给大卸八块,内存条扔桌子上,螺丝用透明胶带圈住,硬盘底朝天晾水。维修师傅惊讶于我完全没有把笔记本两侧磨平,那是因为我打字的时候胳膊架在桌子上,双手悬空,左手一个指头敲键盘,右手三个。这种完全没有逻辑的打字方式是怎么练出来的我也不知道,但是速度够用就行,基本上和写作时期的思维同步,我已经满足了。键盘被卸下来的时候,发现背后也没有多少水,估计这家伙还健在,我松了口气。进水跳电的时候我庆幸稿子都在外面有备份,其他什么也没想。维修过程大多是麻木,我转了转和维修部挤在一间小房子里的旧书摊,地上几本最小说,我没看过,拿来发现你认为你青春,你的青春早就过去了。这和“我想早恋可惜已经晚了”意境相同,总之我已经在青春文学的定义上老了,现在写的大多是边缘文学都不算的向父母长辈没法交代的东西,想到春节惨遭抄家差点抓现行,导致今天QQ看见表哥还哆嗦。
宿舍娟娟说去修电脑当心他们卸你东西以次充好,但我想我没这个担心的必要。我的笔记本都四岁多了,在笔记本里算是“本到中年”(我爹的笔记本用了8年,快作古了)。当初SM给鉴定的时候就说了一句:“电池不错。”我一下子联想到了《此间》,差点没给他回一句“吃饭的家伙”。也就是说除此之外这家伙没有一点好处了,除了四年里我没重装过没崩溃过,不过SM说这和电脑使用习惯有关,我习惯不错。
拆电脑简单,装回去可真够难的。维修师傅吃尽苦头,我的电脑更是凄惨。触摸屏的串口线插不回去,又多卸了两次。两个音箱的盖子更是可耻,基本报废了。看到师傅的壮举,我坚定了下次再怎样就干脆让它入土的决心。好不容易装回去,要开机试试,我就微妙了。你说让试吧,桌面上还堆着无颜见爹娘的作品,不让试吧,万一它没好我还得跑回来。心一横:试!
第一次试我还小白了,我就想说那个主内存条不插回去这玩意能跑起来啊,结果真跑不起来,白忧虑了3分钟。关机都装好再来,这次启动成功了,维修师傅抱怨我启动项太多,我赶紧一串“是是是”,让他把开机就成危险品的电脑还我。讨价还价还是要了我60块,而且看到因为撬外壳把机盖给我掀掉漆了,心疼不已。回家路上本来想写篇《肢解电脑与爱情》的短文,结果想了想电脑伤痕累累,爱情一片空白,算了。不是没有爱过,只是这里的爱太狭隘,我在其他地方耗尽了,真正面对它的时候两手空空。一再指鹿为马反复杯弓蛇影,我累了,不想再说这个问题了。起落架没收起来也好临时加速也好,都是这个无聊的问题,现在话说明白,无非是我又从这种失败的故事里逃脱了,做了个不负责任的人。我知道我不好,可我总是说谎更不好。即使有那么一瞬间我自己都相信我自己——我要好好爱。可我还是爱不起来。有些东西不能相互替代不能转化。
这段感情还没开始就一脚跨进了坟墓,当我还在犹豫的时候,两只脚就都进去了。
我填上土,和它说永别。
可我今天却觉得,我又恋爱了。这件事很荒唐,但这种感觉却没有错。我大概知道我之前失败的原因了,因为这种感觉迟迟不来,我没有任何期待。麦卡勒斯用一本书阐述心是孤独的猎手,我用个态度对比就能察觉出来了。我原来和他说过我大概是段正淳那型人,他吓了一跳,虽然是开玩笑不过后来我有点悲伤地发现我真的有此缺点:用情不专。因为恋爱几乎空白所以没有参考经验,不过看动画萌CP时常爬墙大概与此有关,我真应该表示遗憾。我从来没有仔细想过这种定律是不是能用在朋友上,我发誓我很爱她们,非常爱,对待每一个人都是真心的,可是又不能只爱一个。友情的好处在于圣贤教唆我们去分享,所以我们可以一直花心。我有时候想这样是不是不对,不过千百年来大家都说没关系,我也就觉得没关系了。
所以这次,我又恋爱了。我不知道我爱上了谁,不过我确定我爱上了那些字。我依旧直觉至上,只选自己喜欢的。我想起我每次神经质地去买PVC,包括这次买鸣子ハナハル人设的作品,只是因为我觉得它太美了,美丽得很纯粹,而根本没想到这东西能不能摆在家里的桌子上。师弟也表示了同样的担心,我开始真正担心了,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正常人,结果肯定是个“稍微有点出格的正常人”。
那些字也很纯粹,非常短小,精致得我几乎窒息。在一瞬间我就知道我该做点什么了。我恋爱了,这种感觉非常清晰,因为那是一种混合的情感:发自内心的崇拜,与据为己有的野心。爱情应该是谋略,是战场,是死无葬身之地的结局,而不是养老院,晒晒太阳什么。我必然曲解了很多东西,可我一直以来都在做这么危险的事情,已经判了100多年的人不介意再多几年,反正活不过了,爱怎样怎样吧。于是在我还没有理智的时候就手滑了,我很乐于手滑,类似的事情一辈子发生次数有限,不过竟然也上了两位数了。谁说的世界上两万人是上限啊?!谁说的啊?!

目前静观其变,人生终于有了盼头,比半年份的同人志都要效果良好。因为这一刻我被未知说服。过去我们总说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我把它当做一个悲哀的变数,却不知道它会是期盼的开始,希望的律动。
毫无疑问,这是love affair。
留言

No title

抚摸。一切都会好的。

No title

腐摸。都会好的。

No title

咦为什么出现了两个——!!这这这是怎么回事?!(抱头)果然是我的人品太差了吗——?!!

No title

别介意~~拍肩

No title

眯着眼睛围观大仔的恋爱……好吧,说起来它像是杯具掉了,但当事人依然显得很HIGH这个奇异的状况不是我能理解的……

咱们来换电池吧

呜呜我的本子电池只能撑40分钟...(该死的hp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