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这就是结局吧

完全灰暗掉的杂记一篇……
今天打了好几个电话,其实完全不想打,全部是那些乱七八糟必须处理的事情,我想,或许除了画画以外,我并没有什么抱负或者兴趣。
但是事实却是,更多时候我们必须做那些根本不想做的事情,也许那些事情才是生活本身。生活本来就不是留给天马行空的梦想的,而是起伏的大地,带着陈旧和朴实的味道,直到终老。
有时候,我很难快乐起来,是因为自我意识过于强了。对待自己要宽容还是严厉,我心中并没有定论。很多时候自己伤害自己,自己依靠自己,自己鄙夷自己,自己赞扬自己。就像一个转不出的圈子,当自己认为抓到了线索和真相,但却只看见了一面镜子。和真实相对的世界里,一切都没有解决。
快乐是因为心结,悲哀也是,自责也是。
我是个经常自我暗示的人。暗示各种各样的事情,目标也好,梦想也好。仅仅因为我所能支配的只有这副躯壳,这是唯一的自由。
为什么会有触感,为什么会有心情,所有的一切都暗示了我,这是最后的奇迹。在我不能改变的世界里,要用这副躯壳承受和吸收,之后再用仅有的支配向世界证明自己的存在——然而这都是多么渺小的事情啊。
我记得两年前,我不小心把橘子扔在桌子下面忘记了,等到我想起来的时候,橘子已经变成了一座可怕的绿色的霉菌山了。在我迅速为自己的失误亡羊补牢把它们扔掉之后,我想到了曾经听说过,细菌堆砌到人眼可见的程度的时候,已经到了天文数量级了。
这是一件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啊……我又一次想起来的时候,就发现了这其中的可悲。在宇宙中,所有的重量都不能与无穷抗衡。总有一天我们都会回去,无非是在这个无穷大之中再加一个1,完全可以忽略不计;但同时,存在也仅仅是分子上的一个1,和无穷大的分母比起来,一切仍然是0。
这就是结局吧——但内心深处却依旧不会平静。
曾经在某个晚上大家讨论人生——这种无聊的事情——我发现每个人内心的感受竟然有天壤之别。我后来辗转反侧,我不能判断对错褒贬。或许像我这种一切事情都要想一想,一切时候都要作为谋略家的态度才是不正确的;像我这种太过苛责一切,性格古怪的人才是,最糟糕的吧……
我想,大家可能都不怎么喜欢我吧,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我也有很多朋友,我总是感激他们对我的宽容,而我却不会宽容别人,更难宽容自己。人生就是这样的悖论,越想得到,越是渴望的东西,却不是自己能够获得的。我仅仅想能够由衷地赞美别人,但却不能尝试不与自己对比。
猫耳说,你会这样想,说明你还有进步的余地。你知道你的不足,你就有成长的可能。我是多么希望是这样……因为我被现实束缚得太多了,背上的东西永远都放不下。如果说我最不擅长什么,应该是“放弃”。逐渐被身上那些东西所束缚,更多地活在别人羡慕的生活里,但却是自己不满的生活。
有时候我们不应该苛责别人“站着说话不腰疼”,我也非常害怕别人说“你条件都这么好了还有什么烦恼啊要是我就高兴死了”。我不知道我内心是多害怕这样的话……对于我来说,似乎我没有任何理由来否定现在的人生,也就是——无法承认真实的自己。
但我并没有勇气去反抗,因为在一个谋略家的眼里,风险和收获不成比例的人生,是不在考虑范围内的。勇气这种东西,到底有多少是真正萌生的,又有多少是不经意间选择的,还有百分之几是来自绝望的挣扎呢?
或许在新大陆上的人们最有参考的价值。到底是什么促使了保守的英国人来到一片完全陌生的土地上去,仅仅是勇气么,抑或是绝望?
高中毕业后我去继续进修美术,看到很多母亲的同事的孩子也在。因为学习不行所以走美术更保险点,这就是普遍的时局。如果我的成绩更糟糕一点就好了,有时候我这么对自己说,但我不能保证那条路就会比现在幸福。
谁又知道呢……人生又不能反复读档。游戏也是,努力做一个正直的好人也很难,因为本身的设定就是一个定局。谁又知道人生不是呢?除了环境,基因已经早就注定了。虽然事情没办法预知,但遇到事情的态度,这些是已经决定好的东西吧。

整理整理被打乱而且发散到不像样的思路,根本的问题依旧不能解决。恐怕连续几年内我都将不断和这种心情打交道了。只是由衷的赞美,我真的很想学会。
有时候,能够赞美的时候,就是已经对自己的力量不抱希望的时候了,如果仍会感到痛心,或许就证明自己仍然把赞美的对象当做目标,并且在复杂的情绪中渴望超越。人真是神奇的动物啊……有时候最喜欢的东西,恰恰是最痛恨的,最让自己难过的,最想忘记而不能的。
在这个时候,我突然害怕起来。如果这种心情也消失了,有一个我,已经不会再存在于这个世界。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